中国画

  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性在绘画方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个人认为,中国画较之油画,其核心的体现便是不迷信科学。它在造型、用色等各方面都更强调画者的个人的感受(当然也有很多来自师承的程式化的东西),而不以过度的写实为标准。中国画所独有的所谓散点透视说穿了就是随心所欲的透视。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绘画传统中比较排斥“专业性”。他们将强调画技胜于意境的一派贬斥为“行家画”、“画匠”,而独尊文人画派这样的“戾家画”。由此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画比之西洋画更富意境,更雅致,更有贵族气息。但是长期排斥写实技术导致中国画从明清以后越来越远离绘画的本意,走向颓废怪诞,甚至显得越来越弱智。民国以后在徐悲鸿等人的倡导下学习西方,却由此又丧失了中国画所独有的典雅清新的文人气息,走向了庸俗。
  不知是不是中国画的传统影响了整个中国艺术,中国的建筑、雕塑,甚至音乐、文学都是线性的,少有立体的表现。大写意画看起来还是有一点点块面感,但它仍然是平面的。中国人大约天生就是线性的吧。
  从材质本身来看,中国画并不擅长于写实。宋代的写实性绘画应该是达到了它的极致,但与油画中的写实风格比较起来还是大大的不如。如果一味与油画比写实的话,我个人认为会将中国画带进一条死路。保留一定的装饰味,也许是国画所需要的。但一味强调装饰性似乎也不是很好的取向,若将国画引入到装饰画的范畴就可惜了这么个画种吧。“气韵生动”还是蛮要紧的。
  个人感觉:在唐宋时期的传统路子上求变化应该是中国画未来的发展方向吧。

  绘画风格:
  白描 工笔画 写意 (小写意 大写意 没骨画 泼墨泼彩 水墨画) 其它

  题材:
  山水画 人物画 花鸟画

  年代:
  先秦 三国 两晋 南北朝 五代 宋辽金 民国 当代

  历代画家(按姓氏排名):
  白庚延 白雪石 边寿民 蔡嘉 陈半丁 陈淳 陈铎 陈洪绶 陈居中 陈琳 陈枚 陈清波 陈师曾 陈书 陈选 陈卓 程十发 仇英 崔白 崔鏏 崔子范 戴敦邦 戴进 戴嵩 丁观鹏 董邦达 董其昌 董寿平 董文涣 董源 杜大成 杜堇 杜滋龄 法常 范宽 方士庶 方薰 方以智 费丹旭 傅抱石 傅眉 傅山 改琦 高凤翰 高简 高剑父 高其佩 高翔 龚建新 龚贤 顾安 顾符稹 顾闳中 顾恺之 关仝 管道昇 贯休 郭熙 郭怡宗 郭忠恕 韩幹 韩滉 何海霞 何家英 弘仁 胡环 胡湄 胡佩衡 华三川 华岩 黄宾虹 黄鼎 黄公望 黄居采 黄君璧 黄均 黄秋园 黄筌 黄慎 黄易 黄永玉 黄胄 惠崇 贾师古 贾铉 贾又福 江参 江寒汀 蒋廷锡 蒋兆和 焦秉贞 金农 金廷标 荆浩 居巢 居廉 巨然 柯九思 髡残 蓝瑛 郎世宁 冷枚 黎简 黎雄才 李安忠 李成 李迪 李方膺 李公麟 李衎 李可染 李苦禅 李坡 李鱓 李世倬 李思训 李嵩 李唐 李寅 李赞华 李昭道 梁楷 梁令瓒 梁师闵 梁檀 梁岩 林椿 林风眠 刘寀 刘旦宅 刘贯道 刘海粟 刘继卣 刘俊 刘松年 刘璋 柳遇 卢楞伽 卢禹舜 陆广 陆俨少 陆一飞 陆治 吕焕成 吕纪 罗聘 罗稚川 马和之 马君祥 马七 马荃 马琬 马元驭 马远 梅庚 梅兰芳 米芾 米友仁 闵贞 倪田 倪瓒 牛石慧 潘天寿 蒲华 溥儒 齐白石 钱杜 钱松岩 钱维城 钱选 屈鼎 任率英 任仁发 任熊 任颐 阮郜 商喜 上官周 沈铨 沈周 石恪 石涛 舒传曦 宋汝志 宋文治 苏汉臣 苏六朋 苏荣 苏轼 孙其峰 孙位 唐寅 田世光 童钰 汪士慎 王铎 王概 王憨山 王含光 王翚 王季迁 王鉴 王居正 王履 王蒙 王冕 王齐翰 王诜 王石屋 王时敏 王维 王武 王希孟 王雪涛 王绎 王镛 王昱 王渊 王原祁 王云 王振鹏 王震 王致诚 王子武 韦偃 卫贤 文伯仁 文点 文嘉 文彭 文同 文徵明 吴炳 吴昌硕 吴道子 吴冠中 吴湖帆 吴历 吴山明 吴廷晖 吴伟 吴镇 吴作人 武丹 武宗元 奚冈 夏圭 夏叔文 夏永 萧晨 萧绎 萧照 谢时臣 谢颖苏 谢稚柳 虚谷 徐悲鸿 徐崇矩 徐渭 徐熙 徐扬 徐禹功 许道宁 阎次平 阎立本 颜梅华 燕肃 燕文贵 扬无咎 杨瑾 杨晋 杨无咎 杨之光 杨子华 姚绶 姚宋 姚廷美 姚有多 于非闇 余省 俞子才 禹之鼎 喻继高 袁江 袁耀 恽寿平 詹景凤 展子虔 张赐宁 张大千 张仃 张宏 张灵 张渥 张萱 张远 张择端 张泽 张中 张宗苍 赵伯骕 赵昌 赵昌燮 赵幹 赵佶 赵孟頫 赵岩 赵雍 赵原 赵之谦 郑燮 钟增亚 周昉 周凯 周思聪 周文矩 朱耷 朱德润 朱见深 朱士瑛 诸升 庄麟 邹传安 邹复雷 邹一桂 佚名

  装裱形式:
  立轴 横幅 长卷 斗方 册页 扇面





本站为颜旭茂的个人网站。邮箱:yzhy9@163.com,QQ:343695497。欢迎与我联系!

许可证号:湘ICP备11010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