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

  我国言艺术者,每以书画并提。好古之士,间或兼谈金石,而其对金石之观念,仍以书法为主……然而艺术之始,雕塑为先。盖在先民穴居野处之时,必先凿石为器,以谋生存;其后既有居室,乃作绘事,故雕塑之术,实始于石器时代,艺术之最古者也。
  此最古而最重要之艺术,向为国人所忽略。考之古籍,鲜有提及;画谱画录中偶或述其事而未得其详……故在今日欲从事于中国古雕塑之研究,实匪浅易。幸而——抑不幸——外国各大美术馆,对于我国雕塑多搜罗完备,按时分类,条理井然,便于研究……
              ——梁思成《中国雕塑史》

   空间形式:


木制圆雕
  圆雕的用途是最广泛的。庙宇、广场、架上、案头无处不见其踪影,它对于表现人物或动物无疑是最理想的。很多时候,它能够完全无视于高高在上的透视法则——如果无需顾虑场景的局促性的话。能够多角度观看,体量的无限自由,这让它无论置身何处都能成为焦点。但它的过于强势而不愿意充当配角有时候也让人无奈!高高在上的它不屑于表现人或动物以外的物体,甚至对过于繁杂的场景也有天然的排斥。它总在说:“我就是我,我不需要太多的陪衬。”

  与它相比,浮雕可谓是温和秀丽的。题材随心,深浅随意,外框随形,大小随器。如人之华服美饰,为墙壁或家俱增色无限而不夺其风彩,不损其功用。受空间与厚度所限,浮雕在表现空间方面类似于绘画,它甚至无限依赖于透视法则。当代人惊喜于它的平面装饰功能,将古时的浮雕花板装裱成框,挂于墙头,居然很是贴切。

  如果要兼顾延展性或通透性,透雕当然是最好的。窗饰、雀替、椅背、床板、隔断……随意穿插,玲珑剔透。对于空间的延伸与借用,或能成为神来之笔。

  线刻画是雕塑与绘画产下的一个奇特的孩子,活脱是艺术界的鸭嘴兽。对于那些需要装饰却不宜绘画,又不喜突兀的情形,还有什么方式比线刻画更合适呢?

  至于花板,一般就是浮雕或透雕。作为家俱或建筑的装饰件,形式随具体情形而变。而很多时候,其中一些人物尤其突兀,与其它部分仅有少许必不可少的连接,这个就无限接近于圆雕了吧。

  若认真考究起来,一切的分类都是模糊的,一切的形式都要服务于功用的。那些带背光的独立的佛教造像,说是圆雕呢,他背面是光板一块。若说是浮雕吧,他居然可以绕着观赏一周。如果这不是圆雕,那么其它的很多背靠墙壁又不触碰到墙壁的雕塑背面都有简化,甚至不做雕琢,那又是什么雕呢?至于手法的混用就更普遍了!我见有许多佛教造像对纵深的处理做相对缩短(如坐像的大腿、前伸的手臂等),这种类似于浮雕的手法在许多安置于龛中的造像上是常有的。或许是为了节省殿宇的空间,为参拜者留出更多的场地吧。

  有时候我想,让一件古代的雕塑作品离开它的老家,被安置于博物馆中,这是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呢?比如一尊造像:当初为场地空间的全面考量,为照顾参拜者仰视的视角而刻意使用的透视缩短,为切合龛形或周边其它造像而缩短或加长的身体某一部位,现在都成为畸形的证据。离开了当初为营造气氛而创作的壁画和庄严的殿宇结构,感觉似乎不再是那么回事了。那些原本漂亮的花板、雀替、梁枋与挂落,离开了它为之装饰的建筑,怎么会感觉如此的粗陋呢?就如同离开了人体的器官,要怎样才能重现他当初的美貌呢?

   材质:
  石雕 木雕 夹纻 竹雕 牙角雕 玉雕 泥塑 陶瓷 (三彩陶 白瓷 青白瓷) 金铜 青铜 黄金

   时代特征:
  原始社会 夏商周 三国 两晋 南北朝 五代 宋辽金 民国 公历纪年 待考

   题材与功能:
  宗教 (佛教 、道教 、其它…) 人物 动物 植物 建筑 摆件

   名雕胜迹:
  中国: 新疆 敦煌 麦积山 云冈 天龙山 龙门 易县罗汉 响堂山 青州龙兴寺 安岳
  阿富汗 巴基斯坦 印度 东南亚 吴哥 日本 两河流域 欧洲 (希腊 罗马 法国) 美洲 埃及





本站为颜旭茂的个人网站。邮箱:yzhy9@163.com,QQ:343695497。欢迎与我联系!

许可证号:湘ICP备11010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