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e画论坛 / 鐗涘湪鏃呴         回复

 F1


蠢牛
即时积分:629
引用
汉传佛像的独特审美与士文化的关系
作者:蠢牛(颜旭茂)

——来源:“e图界”微信平台

  原创 2017-04-28
  熟悉汉传佛像的人都知道,汉地的佛造像在审美方面不只是与欧洲、埃及、两河流域的雕塑大不相同,与同样表现佛教题材的南亚、东南亚、日韩等国的造像也大异其趣。究其根本,自然是汉族地区独特的风俗人情所致。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我认为是汉族地区独特的士文化环境。
  佛教在印度的宗教史上只是一个片段,论久远与普及程度,远不及婆罗门教与印度教,甚至也不如耆那教。而在印度的众多宗教中,多有种姓等级、性力、苦修等与中国风俗相悖的内容,为我国文化所不容。唯有佛教能够在异域的中国生根发芽并迅速普及,这是因为他的教义与中国文化的高度契合。比如原始佛教的“中道原则”与儒家的中庸思想相近,而“四谛”、“五蕴”、“无常”、“无我”、“缘起”等思想与中国早期的哲学均无大的冲突。
  佛教的这些“优点”只是站在汉文化的立场上而言的,对于他自身在印度本土的存亡来说,有些“优点”却是他越来越难以立足的致命伤。印度的种姓制度一直延续到当下,佛教的力量还不足以改变这个大环境。另外,印度文化中的性力、巫术等因素相当之顽固。印度教之所以能力压佛教一筹,应当与这些因素有关。何况他还继承了婆罗门教的种姓制度和梵的信仰,深得上等种姓的支持。虽然后来佛教的密宗也吸纳了一部分相关思想,并一度有中兴之势,终究势疲,又无新意。且吸纳的教义与本初的思想难以自洽。在多教相争的复杂的情形之下,终致消亡。
  相比于印度教造像那种神性、人性、魔性各种因素纠缠在一起的奇异的状态,印度和东南亚的佛像已经是比较神圣的了,只是少了些中国佛像中的慈悲。
  
  林伽与约尼座 印度教中湿婆神和他妻子的生殖器组合体,用以盛接圣水


  湿婆与帕尔瓦蒂的婚礼 印度教


  立佛 佛教 印度 台北故宫博物院


  那伽护佛 柬埔寨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

  密宗传入中国后,在唐代有一定程度的发展。说明在中国的百姓中,世俗功利和企图获得神秘(甚至邪异)力量护佑的思想还是大有市场的(这种情况在当下更为凸显)。但是,不要忘了,儒家思想才是中国的主流文化。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本土的巫蛊之术始终只能在黑暗中进行。甚至多有后妃和王公贵族因暗行巫蛊而被处以极刑,牵连甚众。对于密宗造像的“不正经”,大家在西藏造像中随处可见。这方面在进入汉地之后算是收敛了很多(详见后文),但仍然是深受士大夫诟病的地方。可以想见,密宗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很容易,唐代而后渐成弱脉。而深合士大夫思想的禅宗在后来一家独大也是士文化环境下应有之局面。
  佛像虽为工匠所作,佛寺却多为皇室和士大夫捐资修建,其中造像自然不能与士大夫的审美情趣相悖。工匠的审美多趋于民俗与趣味,这一点在民间建筑和家具的雕塑上有很明显的体现。(其实建筑家具的雕塑也有明显的分化,我将它们划分为“文人化”与“世俗化”两种风格。这是我计划中要写的另一篇文章,此处略过不提。)但汉传佛像却是庄重而肃穆,大多表现相对静态的佛与菩萨在沉思、说法,或自在、慈祥之状。忿怒之相多见于天王力士等护法者,且多威严可敬。而狂乱之状只见于密宗的明王像中。至于滑稽怪异等深合工匠审美之相则不会用于表现主尊,而多见于声闻弟子或背景故事之中,这些造像却正是民间信众所津津乐道的作品。我个人认为,清代造像整体没落的原因之一,也正是伴随着士文化消亡的这种过度世俗化的追求。
  
  菩萨像(局部) 唐代 敦煌莫高窟


  阿弥陀佛 明.景泰元年 首都博物馆

  文士作画首重气韵,这一点对工匠们制作造像的影响也是很深远的。工匠制物,多专注于精细,追求到极致则名之为“匠气”。其实精细与气韵并不矛盾,但其先后次序和取舍却极为关键。二者兼顾自然更好。有些造像宁失精致,不失其神,同样可称之为精品。这方面可以与日本造像对照着欣赏。同样的道理,清代的造像和宫廷绘画的整体没落,也正是过度追求精致,不重气韵所致。
  
  文殊菩萨 辽代 大同华严寺


  文殊菩萨 清代

  汉地的密宗造像多见于唐代,以后各代都有,但都不占主流。印度造像中强调裸体的影响虽在,但尺度则已大为削减,双修之像则更为罕见。甚至连乳、腰、臀等处的性别特征也大为减弱,人物特征趋于中性化。更多的密宗造像则在造型方面与显宗造像区别不大,甚至难以分别。比如多手多面之像,虽样式有别于常态,却不显邪异。
  
  明王像 元代 山西新绛福胜寺

  但是密宗思想和密宗造像在传入日本后却得以蓬勃发展,这也是跟日本的文化环境相关的。大家都知道日本文化源自中国,很多方面确实与中国相近,但其精神内核却相去甚远。我这里单说两点:一是日本国强调工匠精神,而不是中国的士族精神。所以他们制作的东西强调精细工整,不重气韵。第二点是日本文化中的阴煞之气极重,与中国士文化的平正之气不同。这点可以用中日两国各自流传久远的昆曲和能戏作对比。昆曲从容优雅,平正高远,如入云霄。其着装粉面桃腮,虽较浓艳,尚无异常。而能戏则极为“幽玄”,其面具或惨白,或狰狞,如在幽冥。(中国也有傩戏面具,但多诙谐,且非主流文化)
  
  日本能面

  因上述的两点,导致日本的佛像多精细,雕工光圆规整而少气韵,饰物多繁缛。佛与菩萨面目呆滞阴沉,时见伤悲。宁静、慈祥、沉思之像则不多;武士多扭曲狰狞,如嗜血状,殊非威严可敬之护法。我个人以为:若以做工而论,则日本佛像多为工艺美术精品。单从气息与佛家思想的契合度(艺术表现力)而论,则日本佛像于各国造像中最为下品。
  
  观音菩萨(局部) 平安时代 九州国立博物馆


  十一面观音 五位山法金刚院


  十二神将之腾蛇(局部) 镰仓时代

  个人看法,不当之处请各位多多指正!



 认真生活     发帖时间:2017-5-9 9:54:17      

1 


标题:
作者:
来源:
内容:
  本站比较简陋,只承认HTML标记中的font、img、br、p、b、i、hr、center几个标记。    使用方法详解
  <font style="color:440044; font-size:15;font-family:黑体"><b>小标题文字示例</b></font>
  颜色效果:666666006600666600006666660066660000   文字大小效果:18171615141312
引用图片:
  注意:本站不提供图片上传功能,只能引用网络或本站内的图片地址。“内容”和“图片”不能同时为空。  怎样使用图片
姓名: (必填)
密码: (必填)

  





请遵守论坛规则,不要发布政治与淫秽的内容,谢谢合作!


回到首页  e画论坛  保护与研究  支持与赞助  给我留言